为您推荐

DMG印纪传媒400亿市值蒸发:大股东疯狂套现

作者:新浪娱乐发布时间:2018-10-24 13:17:15分类:娱乐新闻    浏览量:10次
印纪传媒(DMG)印纪传媒(DMG)

  10月23日,印纪传媒发布两则公告:

  一则称公司控股股东肖文革所持公司的股份被法院新增轮候冻结,这是印纪传媒复牌三个多月以来,肖文革所持股份遭遇的第四轮冻结。另一则是声明印纪传媒拟变更英文全称为Yinji Entertainment and Media Co., Ltd.,英文简称不再为DMG,改为Yinji,公司中文名称、证券代码、中文证券简称不变。

  这两个变动似乎未至于致命,但都可能成为使其倾塌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2017年4月开始,印纪传媒已经停牌两次,每次长达半年;今年7月复牌以来,股价一路下跌,最低跌至2.54元每股,相较历史最高价,市值蒸发400多亿;2018年上半年业绩大幅下滑;大股东肖文革套现24亿再质押余下股权,“二号人物”张彬套现8.79亿;身兼四个职位的女董事长吴冰报称身患疾病无法回国,三名独立董事辞职之后立马向深交所举报了印纪传媒。

  知情人士向新浪娱乐独家曝光了一封印记传媒内部信,其首席运营官承认公司现金流受到挤压,导致工资无法正常发放,表示目前的解决办法是裁员、管理层停薪及变卖财产。

知情人士向新浪娱乐独家曝光了一封印记传媒内部信知情人士向新浪娱乐独家曝光了一封印记传媒内部信

  新浪娱乐走访了印纪传媒位于北京市朝阳门一带的办公地点,办公区依然正常运营,不过据往来员工透露,公司计划把两层办公区缩减到只剩二十五楼一层。二十五楼的古朴庭院,由印纪传媒三大创始人之一的丹·密茨亲自设计,如今望去,主色调朱红色还鲜艳抢眼。

印纪传媒办公地点印纪传媒办公地点

  只是这家上市仅四年的行业新贵,已不复当年参与出品《环形使者》、《钢铁侠3》等多个大片的风光,甚至让人想质问它,为何落到如此难堪的境地?

  北漂的纽约人组局

  1990年,23岁的纽约人丹·密茨来到北京,想在这里开一间电视广告公司。当时的北京几乎没有什么摩天大楼,城市里基础设施不完善,就连出租车都打不到。在大街上,这个北漂的想法,像是笼罩上“银翼杀手色彩”,灰暗而又阴郁。

  那时候丹·密茨也什么都没有,他只是一个毕业于纽约本地某个城市表演艺术学校的自由广告导演,“自由”的意思是,没有合约,也没有职业经历。

丹·密茨丹·密茨

  1993年,丹·密茨在一个本地生产商的帮助下,以几千美元,在北京的一座专门出租给西方人的复式单元楼里,成立了广告公司DMG(Dynamic Marketing Group),合伙人是两个识于微时的朋友:刚来北京时,丹·密茨在小型商业电影和电视拍摄场地帮助过的两个人,一位是曾经获得过全国女子体操全能冠军的吴冰,另一位是号称金融高手的肖文革。

  2004年,DMG赢得大众汽车的全额合同,这成为公司发展的转折点。2005年,DMG通过媒体宣布当年盈利超过1亿美元,那一年,中国广告市场的规模为104亿美元,这一数字在2007年达到140亿美元。

  在中国广告市场浪潮里翻滚的丹·密茨,不但将“说白了吧”说成了口头禅,还把“踏踏实实做人”总结为自己的成功之道,深谙华人社会的人情来往。在不同的场合里,他都强调“关系”在中国办事中的重要性。

  当年的媒体文章这样描述丹·密茨迎接自己生意伙伴的场景:

  “像许多人那样,丹·密茨(Dan Mintz)从容不迫地抵达上海机场,在那里和他的合作伙伴见面;但是与大多数人不同的是,密茨乘坐的是由司机驾驶的梅赛德斯·奔驰S600,旁边是警察护卫,9个警察神色庄严,密切留意着周边的动静。密茨的合作伙伴芬顿坐进了后座,而密茨,作为北京印纪广告有限公司 (Dynamic Marketing Group,DMG,中国发展最快的广告公司之一)的创始人和总裁,让一个员工带着芬顿的护照去办理行李托运和海关手续等事宜。‘我们不在这里耽搁时间。’密茨微笑着向芬顿说。”

  “芬顿的中国之旅即将结束,肖文革和吴冰为芬顿安排了告别晚宴,密茨驾驶一辆大众途锐沿着长安街前行,中途经过人民大会堂,这一路线显然安排得非常到位。”

  吴冰和肖文革亦早早有了各自的角色。

丹·密茨、吴冰和肖文革丹·密茨、吴冰和肖文革

  2008年北京奥运会,DMG负责了大众公司的奥林匹克计划和中国移动的奥运宣传,吴冰的运动员背景成为这项工作的优势。

  而另一方面,丹·密茨对外介绍合伙人肖文革时,称“他来自军人家庭,曾经在政府部门和部队工作过,对于人际关系非常在行。”丹·密茨还说,DMG宣传美国运动市场巨头IMG在中国举办的世界大力士冠军赛时,肖文革负责与全国多个城市进行谈判。

  借卖猪肉的壳上市

  丹·密茨和吴冰,一个做过导演梦,一个做过武打明星梦。

  2002年前后,丹·密茨导演了两部低成本电影《Cookers》和《American Crime》,而吴冰的履历说,她在回北京成为广告人之前,曾闯过香港影坛,想做武打明星。

  2008年,国产电影迎来真正的大片时代,八部国产片票房过亿,推动中国成为当年全球票房增幅最大的电影市场,内地总电影票房首次挤入全球前十。全国城市影院的银幕数量暴增,首次超过4000块银幕。

  同年,DMG成立了印纪影视娱乐传媒有限公司,吴冰担任了法定代表人。

  2009年,《变形金刚2》、《2012》、《终结者4》、《冰河时代3》、《哈利·波特6》等好莱坞商业电影在内地市场赢得高票房,并开启中国电影市场的3D观影元年。中国电影院的电影银幕达到了5000块。

肖文革曾出演《建国大业》肖文革曾出演《建国大业》

  那一年,DMG也正式进军影视行业。在《建国大业》中,DMG帮助客户一汽奥迪与片方达成了营销合作,肖文革在片中还出演了何应钦一角;2010年,在电影《杜拉拉升职记》中,DMG找来了15 家客户通过植入式广告、联合推广以及后产品开发等多种模式与影片达成合作。

  真正使DMG声名鹊起的是2013年参与出品《钢铁侠3》,尽管该片的中国特供版颇受争议,但内地票房达到了7.54亿元,成为当年进口片的票房冠军。

《钢铁侠3》《钢铁侠3》

  2011-2013年,印纪传媒的净利润分别为1.52亿、2.22亿、2.76亿。

  电影市场的发展,吸引了各行业资本的涌入,影视公司形成了上市热潮。而由于IPO日趋严格的审查标准和企业排队的时间成本,许多谋求在资本市场大展拳脚的企业将目光转向了借壳上市。

  2014年3月,阿里影业借壳文化中国登陆港股。

  4月,主营屠宰和肉类蛋类加工的高金食品抛出资产重组草案,通过重大资产置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股份转让“三步走”的方式借壳给印纪传媒,置出资产估值为6.45亿元,资产置换之后,印纪传媒大股东肖文革将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上市第二年,肖文革就将董事长之位让给了吴冰。

  2014年-2017年,印纪传媒业绩承诺完成比率为101.44%、100.74%、104.01%、100.04%,完成程度之精准令人惊叹。业绩承诺达到之后,印纪传媒的走向逐渐诡异起来。

  大股东疯狂套现

  印纪传媒危机导火索,首见于2017年7月30日晚间的一则公告。公告披露印纪传媒控股股东肖文革所持所有股份已被法院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44.04%。

肖文革所持所有股份已被法院冻结肖文革所持所有股份已被法院冻结

  从2014年借壳上市之初到2017年1月的一份公告,都显示肖文革个人直接持有印纪传媒65.17%的股份,其控股99%的北京印纪华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有上市公司12.78%的股份,也就是仅肖文革一人即持股77.82%,由于高金食品登记地点为四川,上市之初,大股东肖文革就以349亿元的持股市值成为了“川股首富”。

  过去一年多,肖文革曾三次减持。

  2017年7月6日,肖文革将其持有的公司116110000股股票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至印纪时代的手续办理完成,转让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0.50%;

  2018年1月29日,肖文革与安信信托签署《股份转让协议》,约定肖文革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持有的公司106716800股股份转让至安信信托,转让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6.03%,安信信托最终以现金方式购买,耗资13.60亿元。

  2018年5月8日,公告显示,肖文革(占股份总数的4.6%)、印纪华城(占股份总数的0.40%)将其持有的共计88500000股份以11.80元/股的价格转让给自然人于晓非,转让价款共计约10.44亿元。

  经过三次减持,肖文革个人股份减持至44.04%,仍是第一大股东。

  在肖文革套现的同时,印纪传媒的业绩也出现显著的下滑。

  2017年印纪传媒财报显示,全年营业收入约为21.88亿元,同比减少12.69%。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锐减为3.9亿元,同比下滑49.36%,净利润2170.43万元,同比下滑91.89%,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4949.08万元,同比减少121.74%。

  2018年7月31日,印纪传媒发布通告,称肖文革手上的44.04%股份被大连市中院冻结。因为肖文革曾于2017年12月20日向瑞资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借款1亿元,借款期限为6个月,但并未如期偿还,后者向大连中院提起诉讼,要求其归还本金9990万元,并冻结相应股份;8月14日,肖文革44.04%的股份又被北京市第三中院冻结;8月23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重复冻结其股份;10月23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冻结其股份。

  那么,这个引爆危机的肖文革是谁?

肖文革肖文革

  公开履历显示,肖文革曾有广告业、房地产等工作经历,最早,其出生年月、籍贯与学习经历都未曝光。

  印纪传媒2014年借壳上市后,肖文革的身份开始蒙上神秘色彩。《东方早报》在《印纪传媒未来比肩华谊兄弟》一文中,引用了早年丹·密茨的说法,指肖文革“作为公司董事长的肖文阁(肖文革曾用名)出身军人家庭,曾经在政府部门和部队工作”,这个说法令坊间对其身世有诸多联想,然而,肖文革从未公开谈其背景。

  2017年,在互动平台上,有一名上海网友问公司控制人肖文革先生与革命前辈肖劲光同志有无亲属关系,印纪传媒回复称“您的问题不在法定的核查范围内”。

互动平台上互动平台上的网友提问

  其实,肖文革的背景并非无据可查。工商资料显示他出生于1967年,持有北京市身份证,家乡媒体报道其老家为山东省潍坊市某镇某村,其父亲于2009年去世,享年73岁,丧礼在村里举行,各方面均与革命先辈不匹配。

  内部管理混乱

  印纪传媒的问题集中爆发后,四川证监局向其进行了问询,拥有美国国籍的吴冰在9月初回复称,因身患疾病而无法回国,但没有说明何时可以回国。

  吴冰接手董事长之位后,陆续有高层辞职,而印纪传媒并没有再聘请员工担任这些要职。大概有两年的时间里,吴冰在印纪传媒共担任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董秘四个重要职务,在A股上市公司中相当罕见。

  去年底,印纪传媒修订了《公司章程》,规定董事会由7名董事组成,其中独立董事3人,设董事长1人。今年7月以来,董事濮家福、吴凡已先后辞职,独董郭全中、张然和范红也先后提交辞职报告,并向深交所举报印纪传媒可能存在损害中小股东权益的违规事项。

  如今,公司董事会只剩下深陷股权变更风险的肖文革和患病滞留境外的吴冰。

  实际上,在这些明面上的人物之下,还有一位较为隐蔽的“二号人物”张彬,在印纪传媒上市之前,1985年出生的北京人张彬长期任职于北京公交集团,之后一直在印纪传媒担任监事,还曾因兼职而被质疑。张彬是除了肖文革之外的第二大股东,但并没有担任董事。与之相反的是,创始者之一、1963出生于北京的吴冰长期担任印纪传媒核心岗位,但并没持有印纪传媒股份。

  这位“二号人物”从2016年开始减持股份,自2016年12月底到2018年8月13日止,张彬在印纪传媒累计减持4420万股,合计套现8.79亿元。

  至于印纪传媒的普通员工,除了面临欠薪现状,部分人还曾参加2017年初的员工持股计划,当时印纪传媒拿出3703188股,成交均价为31.9217元/股,成交金额约1.18亿元。10月23日,印纪传媒的收盘价为3.01元/股,员工损失九成。

  曾在DMG工作的李栗(化名)说:“DMG的核心业务层次是断档的,核心业务确实是在开发,只不过在他们看来,那不是需要人去做的一件事情,只要钱就可以做的事情,她(吴冰)不会给到专业招来的人。然后她认为做这个事情的办法,就是招一些语言很厉害的行政人员,每天按照她的要求去跟片场打电话就好了。比如今天要植入一个女性形象,这个女性跟她一样,是运动员出身,现在片场就得把这个形象加进去,(因为)我们吴总要求的。她觉得她在做制片人该做的事,可是片场就疯了。”

  印纪传媒曾在2016年宣布将《终结者2:审判日》转制3D的消息,新浪娱乐曾受邀前往洛杉矶专访詹姆斯·卡梅隆。两年过去了,这部影片依然没有与内地观众见面。而在当时的晚宴上,吴冰曾向新浪娱乐介绍印纪传媒挖掘来的漫威前副总,近日我们再度联系,原来对方在晚宴之后的半年内就已经离开印纪传媒了。

《终结者2:审判日》《终结者2:审判日》

  无独有偶,李栗还记得,印纪传媒还曾经挖来诺兰的一位编剧,签下了三年约。但来了之后,只是给高管写传记,后来只能去北京的一所私立高中教英语写作。

  在合作方眼里,印纪传媒的口碑并不好。丛乐(化名)与DMG合作多次,到现在还记得他们“满嘴跑火车,定下一件事来,临时恶心你一下,而且没什么理由就改”。

  到了约翰尼·德普来华宣传《超验骇客》时,丛乐发现这个公司把承诺的事,回头忘得一干二净。为了增强现场互动性,DMG决定请德普的粉丝和嘉宾林俊杰的粉丝一同进场,但最终结果是林俊杰的粉丝几乎都进去了,主演德普的粉丝只进去一部分。丛乐说:“(DMG)开始应该是打算让进去的,估计是中期吧,可能觉得把林俊杰粉丝哄好,好处更多。”

《超验骇客》公布演员阵容时的肖文革《超验骇客》公布演员阵容时的肖文革、吴冰、丹·密茨

  除了把双方粉丝弄得尴尬以外,DMG组织的这场活动,还临时取消了《第十放映室》“拜访德普”报道以及多家门户网站的专访,以致于当时微博出现了“DMG滚出娱乐圈”的热搜。

  去年,周杰伦、萧敬腾与乒乓球运动员马龙参演的电影《靠谱兄弟》开拍,此后风波不断,先是工作人员退出剧组,后又因资金问题停拍。在李栗看来,“她(吴冰)太骄傲了,她不可能出去找钱,也不会好好地去跟周杰伦他们商量,那就变成直接给你现场断掉,对合作伙伴基本的尊重都没有。”

  2016年,印纪传媒投资引进了英语片《极速之巅》,主演有安东尼·霍普金斯、本·金斯利及尼古拉斯·霍尔特,虽然并非多大的制作,但也是有一定市场的类型片。在李栗看来,“这些演员会接这样的片子,首先要看剧本的,可是高管介入太多,甚至后期自己剪片子。”

  最终,这部电影的内地票房仅1554.1万人民币。

  “从这个片子之后,好莱坞基本就向DMG关闭门了。”李栗说。去年上半年,印纪传媒国际部门的员工陆续离开,最后剩下一两个人,公司索性解散了部门。

  行业环境变化

  印纪传媒2018年上半年报显示,营业收入锐减为3.9亿元,同比下滑49.36%,净利润2170.43万元,同比下滑91.89%,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4949.08万元,同比减少121.74%。

  对此,中报给出的首要原因是“受整体市场环境的影响,业务发展低于预期,因此2018年上半年影视发行收入较去年同期出现大幅下降”。

  根据A股25只影视股的业绩中报,16只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9只同比下滑,可见业绩下滑并非主流。不过,23只影视股的股价确实都有不同程度的下跌,连昔日的民营电影公司老大华谊的净利润也下滑了35%。印纪传媒与华谊合作的电影《断片之险途夺宝》曾定档2017年底,但改档2018年暑假后并未如期与观众见面。

  此外,种种行业乱象浮出水面,成为负面因素。唐德影视年度大剧《巴清传》备受重创,先是男主角高云翔深陷丑闻,后是女主角范冰冰因“阴阳合同”逃税而负面缠身,市面又传言多位股东减持,股价跌幅超过50%。

  前不久的电视剧《军师联盟》纠纷案,牵连了包括印纪传媒在内的多家上司公司。在该剧两部中,印纪传媒以固定回报的形式出资1.6亿元,应收制作方不二文化账款余额为2.77亿元。然而,不二文化因该剧深陷商业纠纷,近期更是在一审中败诉。原本营业收入的最大功臣《军师联盟》,或将拖垮印纪传媒。

《军师联盟》《军师联盟》

  去年中报发布后,印纪传媒就透露正在为外语片《世界的尽头》、《米尔斯夫人》做引进工作,但至今两部影片都没有定档信息,随着窗口期越长,这两部影片的卖相将更差。

  印纪传媒因为进口片而成名,如今在进口片上无所作为,除了前述自身问题,也与进口片的环境变化有很大关系。

  当年以买断片(又称批片)将《钢铁侠3》引进内地,在如今是个不可思议的事情。如今,这种体量的好莱坞大片不会吃亏,会直接争取以分账片的形式上映,而国内只有中影和华夏两家国企可以引进分账片,因此往往会直接与两家国企合作;另一方面,体量相对较小的影片,会走买断片的形式,随着参与购买批片的国内公司越来越多,不仅对买家的操作能力有很大考验,游戏规则也从买断版权更迭到票房分成。此外,批片“以小博大”的淘金期已经过去,观众的观影热情也出现疲软。

  在印纪传媒的片单中,与著名导演郑晓龙合作两部作品备受关注,一部是7月已经杀青的电影《图兰朵》,还没有定档信息;另一部是电视剧《尚宫》,目前尚未开机。

电影《图兰朵》已杀青电影《图兰朵》已杀青

  另外,印纪传媒参投的电视剧《爱的速递》、《幸福照相馆》、《如若巴黎不快乐》已播出,反响平平,《长安十二时辰》、《十年阳光十年华》等预计于下半年播出,不过看起来,远水似乎救不了近火。 (阿辉/文)

(责编:小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