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推荐

《拉赫玛尼诺夫》:音乐剧里的“奢侈品”

作者:发布时间:2018-11-21 11:00:55分类:娱乐新闻    浏览量:2次
剧照剧照
剧照剧照
剧照剧照

  作曲家、指挥家、钢琴家,拉赫玛尼诺夫(1873-1943)顶着三重光环,是20世纪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

  24岁,拉赫就写出了《第一交响曲》,然而劣评如潮,深受打击的他陷入了三年的精神崩溃和创作停滞,直到遇到心理治疗师尼古拉·达利,他才重拾自信,在1900年交出杰作《第二钢琴协奏曲》。

  年少成名的作曲家一蹶不振,在逆境和绝望中苦苦挣扎,期间得遇心理治疗师相助,走出困境,走上巅峰,怎么看都是一个励志的好题材。

  2016年,韩国将拉赫的这段经历搬上音乐剧舞台,成就了当年的现象级爆款。与传记类音乐剧刻画一个人漫长的一生不同,这部音乐剧选取了作曲家人生中的一个断章,细述了拉赫如何走出低谷,创作出《第二钢琴协奏曲》的过程。

  近几年,上海文化广场剧院管理有限公司都在尝试将国外高分小剧场音乐剧进行本土化改编,作为其中第三部,中文版《拉赫玛尼诺夫》正在上剧场热演,要演13场。

  之所以选择汉化此剧,文化广场副总经理费元洪称,他首先是被音乐剧里浓郁的古典气质打动了,“拉赫对公众来说是特别陌生的名字,这部剧的故事线也没有特别戏剧性、特别激情‘狗血’,我们当时是被它的音乐质感打动了,古典音乐蕴含深刻而丰富的音乐语言,就像酒一样浓郁,但不容易被品尝到,当它以音乐剧的形式呈现,就像把意式浓缩咖啡变成拿铁,加了奶会更容易被人接受。”

  费元洪说,古典音乐分很多层次,拉赫以及对拉赫影响很大的老柴,都是普通观众比较容易接近的俄罗斯作曲家,因为二人音乐的旋律感都比较强,织体又非常丰富,很多人都是从老柴和拉赫入门古典音乐,再慢慢喜欢上贝多芬、马勒、布鲁克纳。

  “拉赫的音乐很适合改编成音乐剧,但你挑布鲁克纳和马勒还真改不了,改了他们音乐最有魅力的部分就缺失掉了,而《拉赫玛尼诺夫》保留了拉赫的音乐风味。”

  在他看来,这部剧放在任何一个国家的音乐库里都是很独特的,初创时,韩国也有很多人反对,都说创作者一厢情愿,然而他就是喜欢,坚持做了下来,“应该说,这是韩国制造加工完成的一部‘拉赫点唱机’音乐剧,它的第一作者是拉赫本人。”

  音乐总监姜清华解释,剧中音乐均取材于拉赫《第一交响曲》《第二钢琴协奏曲》,只不过在编制和配器上缩小了,以钢琴独奏、弦乐六重奏的形式演绎,再现场为拉赫、达利等角色的独唱、重唱伴奏。

  “它们本身是器乐曲,从人的生理角度来看,器乐是不需要呼吸的,是可以连贯演奏的,但人声不能这样,人需要呼吸需要情绪,所以我们把它们从器乐里剥离出来,用了它们的主旋律,加上歌词,重新配器,等于是‘再生’的过程。”

  姜清华说,主创团队不可能原版沿用原来的器乐曲,使用音乐剧这样一种更亲民的方式解构,观众离拉赫的距离也更近了,“在国内,古典音乐离普通人多少有一些距离,通过这部戏,我们知道了拉赫第二钢协是怎么产生的,拉一又是怎么回事,古典音乐到底是什么。”

  作词人甘世佳受邀为本剧译配,面临的挑战也是多方面的:一来,音乐剧的原始旋律改自拉赫的交响曲和钢协,歌词要填入不是为演唱而作的音乐里,本身就有难度;二来,它原是韩国作品,韩语是一种黏着语,它的发音方式以至音乐走向都和汉语有很大出入;三来,原剧的信息量非常丰富,一句话往往有传情达意的任务,有叙事的任务,还有铺垫和伏笔的任务,有的意向甚至隔了20首曲子还有一个呼应……

  不过因为戏好,真心喜欢,甘世佳也不怕挑战,分文未取来义务奉献。费元洪笑说,之所以找甘世佳译配,是他看上去很潮,却有一颗古典的心,“他老是在微信贴听交响乐的票根,其实填词人很多,喜欢古典音乐的人也很多,但两者结合的人不多,所以我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是他。”

  四位音乐剧新秀担起了表演重任,其中,拉赫由蒋奇明扮演,达利由王培杰、施哲明扮演,周可人则身兼两角。

  演员们不约而同表示,拉赫是古典音乐人的标杆,大家对他首先有一种心理崇拜,音乐起来时,那种演出状态是在其他音乐剧里感受不到的,“演员在流淌的古典音乐里走,很难得,这部剧在音乐剧里就像‘奢侈品’。”

  费元洪强调,《拉赫玛尼诺夫》里的那种古典质感,是其他中小型音乐剧里很难看到的,追求独一无二的“戏感”,也是文化广场做戏的标准。

  “在泛娱乐化时代,大家能获得各种各样的刺激,如果观众在电视、电影、网络、游戏里能获得同样的戏剧感,就没必要来剧场花钱了,就因为这部戏的戏感独一无二,才能吸引观众走进剧场。”费元洪说,“我们在做戏时有中长线的主张,希望大家慢慢知道我们有这样一个选剧的品味和中长线的追求,继而形成一个稳定的观众群。”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